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云中君不见

竟夕自悲秋

 
 
 

日志

 
 
关于我

独顽似鄙 春情年常在,花落一堆灰 雾里看白云,拍手两片愁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石间鼓冰  

2012-07-01 20:49:1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叫惜光,独居在子虚山,在山腰的一处坪上有草屋三间半,一间茶庵,一间藏琴书,另一间困觉,半间炊饭。不远处隔着一片竹林的地方有涧水流畅,上有飞瀑,水质清泠,烹茶极佳。每日取水经过,竹林依旧苍翠,我最熟悉这里极嫩的笋以及穿林打叶的潇潇清雨,山中不觉岁月纷杂,朝夕对此,似乎已成不迎之宾,日日相与谈笑。

       山野之人,适性而居,凡所用物,不必求精,器物须合本来之物的秉性,不多修饰,只求堪用而已。我将昔年上山时带的茶籽种在屋后的小坡上,今已成二亩,品质极好,我将每年雨前的新芽做成抹茶,以备点茶;将明前的牙叶蒸青之后烘焙,汤色微红,不损其山野的气息,茶亦和用物一样,保存着天然之性。

       今已至隆冬岁余,晨起方觉一夜大雪,山峦遍覆,取水的路径没在雪里,但对于我来说,似乎不是什么障碍,我闭目都会知道雪里的青竹有着怎样的气息,依据往常的经验,在落雪多的时候,我就将雪花扫来,用作喝茶煮饭之水。推门立在檐下,看着瓊极无人的山野,想到自己贮存的谷粮以及那片竹林,雪地除了略微可辨的动物足迹,并无见人踪,我便用隔湿的布包至小腿,去看看竹林的翠色。顷刻就到,有些学落在竹叶上,我的眼中一片苍翠显得朦胧,犹如虚空生出的斑斑绿花,浮在素白的世界。我一走而过,已过而回,转身之间,瞥见自己一路而来的足迹,懵然而立,似乎我这里好久没有朋友了吧!以前曾设想效三径之雅事,现在念此,不觉可笑,一个时空只能允许一个人立足,我就立在了这里,法尔如是。此刻极其盼有一位老友来,问问近况,或者回忆一下过去的时光,或者让他尝尝这野人种的野茶,抚一曲流水亦可,我听惯了天籁,对境无心,不可强起,其曲虽有深意,然非我所欲也。一旦有期盼生起,牵缚即随之而来,痛苦是一件极麻烦的事情,可以待之如友,心中仍不免有怯,我要做的就是让它在那里就好。想通此节,欣然返回草屋,读书喝茶,时间很快到了黄昏,将昨日挖来的冬笋还有窖中的萝卜,煮了一碗面条,吃毕休息,待消食之后,早早困觉。

       刚欲入眠之时,听见有人呼唤我的名姓,初不作意,后我起身细听,果然是的,只是听起来很别扭,似乎不怎么熟悉,叫的是我吗?叫的人是这山中的精灵吗?不多久,传来了敲门声,我披衣而起,开门见一人两鬓有霜色,眼神清明,略显疲态,身着臃肿麻衣,悬在空中的手粗糙宽厚,青筋宛然可见。我熟视半响,不觉讶然,原来是他,噢!是他,没错。赶紧请他进门,生火驱寒,等他缓过神来,相视无言,仅此而已。

       我决定以极高的礼节来相待他,先做饭食为其疗饥,请他休息歇神,告诉他,我将取子时的水来煎茶相待,让他先早些休息。夜晚山中岑寂,山月流传清辉,洞彻幽玄,万象影像,朗然独照。等山月过中天西斜时,我拎着木桶和木槌,趁着寒辉,一路逶迤,雪地上足迹分明。穿过竹林,月下清寒竹如墨,摇光入目取时无,斜下来到涧水边,瀑布依然飞驰,并未挂冰,在落泉的最近处,我看到层层陈冰,晶莹而稍泛青色,一阵欣喜,天上飞泉,落地成冰,恰是子时,阴阳升降交腾之时,而水性阴寒,当其为冰之际,体性坚固,时却水之柔性而为刚,子时阳气内生,是天地的一点活水,所以将子时刚结的冰烹茶再好不过了,于是我轻轻的用木槌将陈冰上的新冰敲落置于木桶,此刻的山涧极是宁静,冬季的水枯,瀑布飞落之声响不惊人耳,山间回荡着木槌敲击冰块的声音,一声追一声,清透入骨,如琴发清商,让我忆起多年以前在寺院里过堂前通知僧众打交响的声音以及清晨作早课前的鼓声,如今历历在耳。不多时,已敲了近一桶,取此水当以清净心,不贪不著,以一桶为限,多则不取。冰块已满桶里,即可返回,一路看着来时的足迹,若有大雪覆了来时路,我定然会忘了。

       回屋之后,他已醒来,无言而邀,请他移步茶室,将冰置于铁壶中在风炉上煮,我回外屋将平日的衣服脱下,用雪水擦拭身体,然后换上玄色茶服,返回茶室水屋,净洗茶器,用白布拭干,返回放置在茶室,凝视坐定,调养气息,静候水之轻舞,216息之后,蟹眼响动,快至涌泉时,水勺取水煮盏,掌握温度,将多余的水注入建水,茶杓取我最好的抹茶入碗,稍稍调和,再取涌泉水注入,茶筅击水点茶,茶粉与水完美之融合,茶汤翠绿而山野之香弥室,我恭敬呈我之佳宾,如对师尊。山野陋居,器物,礼节,规矩,不能完美究极,但于此不完美中自有完美之内涵,一期一会,无常之当下须尽至诚之心。这些年来,我已许久没来佳宾,可以为其奉茶,此于茶道之仪式,为憾事,而对于圆满此心而言,随物觉照,念此自省,得一番语外之旨,述不及。

       吃过茶,依旧未说话,我请他至琴书房闲坐,为其弹琴,我的琴未曾命名,无名而不言,以弦上音达意。弹琴须焚香,山野之中没有名贵之香,只是我早年有一个香方,此地取材可以制作,寻了很多柏树子,以及从远山上取了些老榆皮,碾磨成细粉,细筛之后,按照比例,选取一个晴天,调飞泉未落之水黏合,制成泥线香,平时放置在屋里,午时搬至屋外暴晒,未时搬回,子时搬出阴凉,子时末搬回,如此三四日后,放在清洁的木盒里,半月午时晒一次,3次之后香成,将其分成两份,一份供佛,为其取名“净遍香光妙觉”,另一份读书弹琴时用,为其取名“石上泠水清闻”。今时,自然焚“石上泠水清闻”,之后,以《忆故人》畅予之思,以《平沙》感吾之怀,以《梅花》明予之质,以《流水》会吾之知音,以《普庵咒》辟恶远尘,住于妙乐,以《阳关》送客。

       次日清晨,他便下山,我心安于此处,朝夕对青山,潇洒送日月,又感过去缘分的不可思议,我便将这把琴取名为“石间鼓冰”,琴之妙音、山涧敲冰之乐悉付于此。 

     一觉觉来,似乎又是梦一场,冷汗袭背,四大不知置身何处,或者我是入梦了。

  评论这张
 
阅读(77)| 评论(1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